来自 中国太保股吧 2022-05-13 18:20 的文章

猪周期拐点何时到?

英才杂志

五一假期期间,全国生猪出栏价格全线上涨,生猪价格向上的趋势逐步展现。而回顾四月生猪价格虽然整体向好,但中间是一波三折,跌宕起伏。进入五月,五一假期的消费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生猪价格的上浮,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5月2日,外三元生猪平均出栏价格为15.45元/公斤,较前一日上涨0.18元/公斤,虽同比下跌30.47%,但环比上涨22.23%;全国内三元生猪平均出栏价格为14.99元/公斤,较前一日上涨0.09元/公斤,同比下跌30.07%,环比上涨21.28%。

猪周期拐点何时到?

短期来看虽然猪肉价格上涨的压力还是很大,但是大幅下跌的空间和概率都在减小,预计中短期将以稳步上涨趋势为主,走出亏损期是未来几个月猪肉产业链的主要趋势。

猪肉价格回暖背后是当前我国生猪产能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,虽然产业链依旧低迷,但是继续恶化的概率很小。而持续两年的养猪业亏损,让很多大型养殖企业负债累累。

近期,多家上市猪企均披露了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。总体来看,头部猪企除了牧原股份(002714.SZ)以规模优势抗住了2021年的行业低迷,实现盈利,其他猪企2021年都呈现亏损或微利;温氏股份(300498.SZ)2021年全年亏损超135亿;正邦科技(002157.SZ)亏损近200亿。

而今年一季度,生猪养殖行业延续了去年的亏损状态,据统计,A股10家生猪养殖相关的上市公司在2021年合计亏损390多亿,而今年一季度合计亏损170多亿元。可见,一季度的猪企,强如牧原股份也未能幸免,龙头养猪企业“全军覆没”,未能逃过猪周期持续下行的影响。

01

猪周期

目前已经来到周期底部

由于我国特殊的饮食结构,猪肉一定程度上挂钩着宏观经济趋势。生猪养殖是猪肉产业链农业细分的最上游,广义来说,生猪价格的周期性变化就是“猪周期”,是判断生猪产业链景气度的核心要素。

根据国海证券统计,我国从2002年至2022年5月,一共经历了5轮猪周期,每轮猪周期的持续性平均在3-4年。

一个“猪周期”包括事件驱动导致供给失衡,猪肉供给下降、猪肉价格开始走高、加强猪肉供给量、猪肉价格大幅下降四个阶段,本质原因是由于供需不平衡所导致的猪肉价格变化。

从上图可见,本轮“猪周期”是第五轮的后期,上一轮的周期尾巴是由于非洲猪瘟疫情和2018年的猪肉价格见底,市场低迷导致猪企的产能大减。从2019年初开始,随着需求恢复叠加新冠疫情,2020年猪价上涨至历史最高的35元/公斤,并在2021年初触顶后下跌。目前已经处于后衰退期,整体呈现震荡盘整的状态,在2021年10月和今年一季度两次触底反弹,当前有一定概率进入下一轮猪周期,即猪肉价格形成明显的上涨趋势。

02

养殖板块

生猪板块二级市场的相关标的股价与“猪周期”虽然是强相关性,但也并不意味着完全与猪肉价格走势一致。权益类市场以预期为锚,而周期拐点通常会比市场相对滞后,从下面的申万二级养殖板块指数(801017.SW)与猪肉价格对比来看,二级市场在2019年2月中旬开始交易量放大,而当时猪肉价格并为出现明显的趋势。

当产业整体处于低景气度,企业处于减产和深度亏损阶段时,市场大概率会对预判板块底部,形成对新“猪周期”的预期,交易量先出现显著放大,股价逐渐从底部开始抬升。当猪肉价格上涨、景气度上行、企业业绩扭亏时,板块的指数往往已经脱离底部,积累了一定的涨幅,当猪肉价格达到高位、产业复苏、企业盈利能力增强,积极扩产,往往是二级市场猪企标的周期拐点。

本轮“猪周期”,猪企已经累计减产近10个月,且减产幅度较大,而且最新2022年一季度末生猪存栏42253万头,较2021年末的44922万头下滑2669万头,环比跌幅5.94%,较2021年一季度末41595万头增长658万头,同比增长1.58%,可见当前生猪产能仍然处于弱供给状态,虽然理论上弱供给可以支撑新一轮“猪周期”的价格上涨,但当前问题在于需求端并不强,由于疫情影响,局部地理隔离的情况叠加节后需求回落,仍然对提振生猪价格产生阻碍。

根据4月份销售数据来看,牧原股份4月销售生猪632.1万头,销售收入79.42亿元,商品猪销售均价12.56元/公斤,环比小幅增长,但同比变动参差,分别为100.99%、0.23%、-40.5%;而温氏股份4月销售肉猪142.70万头,销售收入22.63亿元,毛猪销售均价13.33元/公斤,环比变动分别为-1.48%、7.45%、9.53%,同比变动分别为129.27%、40.04%、-39.27%。

虽然上游生猪、肉猪的销售量都翻倍了,但是依旧增收不增利,再结合上面两大巨头的盈利能力对比,明显可见,从2020年开始,两家猪企的的盈利能力均出现了大幅下滑,而牧原下滑更快,2020年的高光时刻已经不再。

其实原因很简单,全球通胀带来的原材料上涨,养殖业也难以幸免,春节后全国豆粕、玉米现货价格持续走强,其中豆粕价格涨势惊人,涨幅高达22.43%。在饲料价格传导压力下,猪企成本压力倍增,一般来说玉米和豆粕是猪饲料主要原料,玉米与豆粕占比73开,其价格大幅上涨直接波及养猪成本。而牧原股份采取100%自繁自养的形式,2020年的大幅扩张,未等到业绩爆发,却遇到了饲料涨价的成本压力。其实,这样来看,温氏紧密型“公司+农户(或家庭农场)”的养殖模式,虽然扩张较慢,但是“歪打正着”帮助温氏在行业低景气度的时候规避了一定的成本压力。

总结来看,虽然短期猪肉价格有反弹迹象,但依旧持谨慎态度,原因有二:首先,根据以往“猪周期”来看,基本每次底部震荡的时长都在一年左右,其横盘时间主要是帮助企业实现产能充分去化;其次局部地缘冲突对农产品玉米和豆粕的影响较大,进而导致饲料价格成为本轮“猪周期”反转的关键“x”因素,换言之,就是说要观察未来猪企的成本压力能否有效缓解,给公司带来更乐观的盈利空间。

本文作者 | 刘超然     来源 | 英才杂志